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飞瀑扬天!

美好的生活就像大花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好人要有好报 【原创小说】  

2011-01-17 09:19:11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喜逢旧识

      孙刚来北京已经七年了,他在四环城里开了家规模很大的修车厂,生意挺火,他一个人干不过来,又雇了两个小工。这天,小刚和工人正在忙活,妻子小红匆匆赶来,对孙刚说:“家里来了个人,说是你的同学,你赶紧回去看看吧!”

        孙刚听后,没有停下手中的活。一边干着一边问:“是哪个同学呀?我在这北京没有同学。”他等了半天,也不见小红回答,就抬起头来,看见小红的神色有些不对,就从车底下钻了出来,洗了把脸和小红回了家。

       孙刚回到家里,看见自家的沙发上坐着一个女人,有二十七八岁,穿得非常的朴素,身边还带着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。仔细看了看,觉得很面熟,但就是想不起来,忙问道:“你是......?”那个女人抬起头,眼睛里充满了泪水:“小刚,你不认识我了?我是兰雨呀!”

        孙刚一听,恍然想了起来:原来是自己的高中同学,兰雨。那时候,孙刚、兰雨还有吴明在高中时是最好的朋友,而且孙刚和吴明都爱上了温柔、善良的兰雨。毕业后,兰雨选择了英俊的吴明,孙刚一气之下,来了北京,他们之间也就断了来往。刚开始的几年,孙刚的心里还是惦记兰雨,不知道她过得好不好?后来,他和小红结了婚,就把心思花到了妻子的身上,也就忘却了以前的那一段。

       可今天,孙刚怎么也想不到,兰雨会突然来到他的家里,看神情好像遇到了难处。就赶紧让小红给倒茶,并说:“来之前,怎么不打个招呼,我好去接你。这个是你的儿子吧,看看,都长这么大了,真是不扛混啊!”说着他摸了摸小男孩的头。

       还没等小红把茶水端到兰雨的跟前,兰雨就拉着小男孩的手,“扑通”一声,娘俩跪在孙刚的面前,声泪俱下地说:“小刚,这么多年,我知道,你恨我!要不是实在走投无路了,我是没脸来见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 话还得从两年前说起:两年前,吴明带着兰雨和四岁的儿子,也来了北京。吴明在一个工地上干苦力,兰雨在扫大街。本来,三口之家在北京的开销就很大,凭他俩微薄的收入,已经是捉襟见肘了。可吴明又是个吃、喝、嫖、赌无所不好的人,日子过得非常的艰难。俗话说:屋漏偏逢连雨天,半个月前,吴明喝完酒,到工地上干活,从十米高的跳板上掉了下来,到现在还昏迷不醒。工地老板给兰雨扔下2000块钱,就再也没管过。兰雨去找了他多次,他说:“工地上严格规定,工人在上班其间,不准喝酒。吴明喝完酒去干活,是违反纪律的,不算工伤,他们不管。”这下可苦了兰雨母子,她在北京两眼一摸黑,谁也不认识,真是叫天,天不应;叫地,地不灵。兰雨突然想起孙刚在北京,就多方打听,才知道孙刚家的地址,所以才冒然找来。

       孙刚忙双手搀起已经泣不成声的兰雨,安慰她说:“你别着急,到我这,就像到家一样。你先休息一会儿。”说完,把皱着眉头的小红拉到外面,详细地把他和兰雨夫妻之间的关系,说了一遍。最后,问道:“你说这个事情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 小红反问道:“我要说出来,你真能听我的吗?”

      小刚心里就是一寒,低沉地说:“你是我的妻子,这件事完全听你的,我现在就打发她走。”

      小红“扑哧”一声,笑了出来,推了孙刚一把,说:“你要是不问我,直接就帮她。我非和你离婚不可,因为你俩以前的关系,必竟不一般。可现在你征求了我的意见,情况就不同了。你把我看得这么重,我也不能打你的脸,我们不是冷血动物,不能见死不救,更何况,她多可怜啊!还带着那么小的孩子。去帮她吧。我没意见。”

       孙刚被感动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,在小红的额头上亲了一口,说:“你真是我的好老婆,我没看错你。”第二天,孙刚带着兰雨去了银行,取了五万块钱,交给了兰雨。并和小红一起去了医院看望吴明。有了小刚的资助,吴明的伤,很快痊愈了。

       病好后,吴明全家来感谢孙刚和小红。小红热情地把他们留下来,吃饭。在酒桌上孙刚问吴明和兰雨,今后有什么打算?兰雨说:“我们只想抓紧挣钱,好给你的钱还上。可现在,吴明干不了什么重活了,在这北京就更没有活路了,所以我们暂时想先回老家去,只是老家也是房无一间,地无一垄,不知道怎么活?”说完,眼泪又流了下来。吴明在一旁,打着“嗨”声,只顾低头喝酒。

        孙刚沉默不语,虽然他和兰雨现在是两个世界的人了,但从他的心里真心地希望:她能过得幸福,活得快乐!可现在兰雨处在了人生的低谷,虽然现在他有这个能力,能养活得起几个闲人。可他不能那样做,那样太对不起妻子小红了。在兰雨身上,小红做得够人至意尽的了,他不能得寸进尺。对兰雨来说,这就是命!后面的路只能靠她自己去走。

       饭桌上沉默了好一会,还是小红打破了这个尴尬的局面,她用胳膊肘碰了孙刚一下说:“我看这样吧,小刚,你的修车厂不是忙不过来吗?就让吴明到你的修车场去帮忙,他干不了重活,帮递递工具什么的,总可以吧。至于兰雨吗,就在家帮我做做饭好了,一个年轻的女人,总在外面抛头露面,也不是那么回事呀!何况,我一个做那些人的饭,还真有些吃不消。”

       孙刚一听,忙说:“这恐怕不行吧!这......” 小红又碰了他一下,说:“什么这,那的。反正修车厂用谁都是用,更何况,你们之间的特殊关系......就这么定了,你不说,在这件事上,完全听我的吗?我决定了。”孙刚还要说什么,看了一眼兰雨,活生生地把话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 兰雨连连摆手说:“那可使不得,你们救了小明一命,我们恐怕这一辈子,也还不了你们的恩德,怎好再给你们添麻烦呢!”可吴明却说:“兰雨,留下来吧,小刚和我们也不是外人。”兰雨用一种复杂的眼神,看了他一眼,把头低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引狼入室

        晚上,孙刚问,躺在身边的小红,为什么要把兰雨她们留下来?小红反问道:“在你的心里,是希望她过得幸福,还是无所谓?”见孙刚不说话,她接着说:“你是个好男人,我最懂你的心事,无论是当初她负了你,还是你负了她,在你的心里,都希望她过得幸福。你没有直接说,把她留下来,这就是你的人品所在。做为你的妻子,就得急你所急,想你所想,这才配做你的妻子,不是吗?换句话说,我虽然不了解她是个什么样的女人?但我了解我丈夫是个什么样的男人,所以我才放心地把她留在你的身边。孙刚紧紧地把小红搂在怀里。

      孙刚把 小明一家安排在厂里住,这样离他的家远一些,没事他尽量少和兰雨说话,以免产生闲言碎语。在修车厂里,孙刚尽可能地让吴明干些轻巧活,累了,就让他休息。像对待自己的亲兄弟一样。这些,兰雨看在眼里,感激在心里,被孙刚的人品,深深地打动了,悔恨自己当初没有看到这些。她拼命地干活,一切活都揽在自己的身上,尽量不让小红伸手。

       刚过去了两个月,吴明有些腻烦修车厂里的活,不自由,不愿干了。兰雨一听,气得火往上撞,骂道:“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,要不是小刚收留你,恐怕你早就饿死了,不在这干,你还能干什么?”吴明也火了:他好心收留我们,还不是惦记你呢?你当我不知道:他的花花肠子,他是想得到你,这么多年,他还是没有忘记你,真是个情种啊!你现在是不是已经给他了?”兰雨见吴明说出的话,像喷粪一样,气得呜呜大哭起来。他俩足足吵了一宿,吴明还动手打了兰雨。

        没过几天,吴明和兰雨打架的事,让孙刚知道了,他把兰雨叫到家中,拿出4000块钱说:“吴明打你的事,我知道了。你拿着这点钱,和吴明做点小买卖吧,修车厂里确实太脏、太累了,吴明不适合,有情可原。我看菜市场的生意,家家都很火,今天,我路过那里,正好有个摊位转让,我就给你们盘了下来。你和吴明先上点菜卖,等有了本钱再干点大的买卖。”小红接着说:“都怪我!想得不那么周全,只想道,在你俩之间,我不多心就行了,却忘了他还多心呢!”兰雨拿着钱,不知道说什么好,只是拉着小红的手说:“你真有福气!”

       谁也没有想到,这吴明真是个扶不起来的窝囊废,这4000块钱没到一个月就全赔光了,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。还硬说,孙刚给找的位置不好。气得兰雨跟他又打了起来,他把兰雨的头打了个大口子。孙刚听说后,把兰雨叫到厂子附近的一个小饭店里,看着兰雨头上的纱布,气得火冒三丈,暗骂道:“真是个畜生,别的没能耐,就会拿老婆出气。但是只能在心里骂,又不能说出来,只能安慰兰雨:“你别上火,卖菜这个买卖,你别看它不起眼,不是内行还真干不了。”说着,又拿出两万块钱,接着说:“我明天和你去给他买个二手车,他也有驾驶证,叫他拉活吧,即使拉不着,也赔不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 兰雨满眼是热泪,把钱推了回来,说:“你别在他身上搭钱了,多少钱都不够他遭塌的。”小刚又把钱推了回来,语重心长地说:“不管怎么说,你和孩子也得活呀!不给他找点事做,你们吃什么呀?”兰雨的心,像被刀割一样难受。

       第二天,孙刚带着兰雨从二手市场买回来一辆夏利车,孙刚又好好地大修了一遍,才叫吴明开走。刚开始的几天,吴明挺安份,起早贪黑地拉,生意还不错,每天都能拉五六百块钱。兰雨高兴坏了,心里仿佛有了点希望。可这样的日子也就坚持了十几天,吴明往回拿的钱越来越少,他总是说,拉活的车太多了,都拉不多少。兰雨有点半信半疑。再后来,吴明一分钱也拿不回来了。兰雨在他出车后,在后面跟着他,要看看他到底在外面干些什么?兰雨眼看着,吴明把车停在路边,却去了赌场。兰雨的脑袋“嗡”的一下,险些摔倒,她忙扶住了跟前的电线杆子。眼泪像下雨般的淌下来,她不明白:“做为一个人,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啊?”愈想愈气,疯了一样,冲进了赌场,把吴明从里面拉了出来,不用说,换来的还是一顿毒打。事后,孙刚多次找吴明谈心,希望他能改邪归正,珍惜现在的家庭,吴明表面上点头,承认自己错了,可心里却很不痛快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祸从天降

        这天,吴明带着一个开宝马车的朋友,来找孙刚。吴明说:“他这个朋友叫王五,从别人手里买了这辆车,想让孙刚从头到尾,好好地给大修一遍。”孙刚简单地看了一下车的外观,不像二手车,因为车非常的新,仿佛就是刚提出来的新车。他又四处看了看,这车一点毛病也没有,根本就不用大修,便对王五说:“这车的状况非常的好,机体也是新的,我看就不用修,你先开一段时间,磨合、磨合然后再修。孙刚这是本着不欺骗人的原则,才真心地说出这些话。可王五一再强调,他要出远门,而且自己是个新手,还是检查一下比较放心,要不然走到半路,出了毛病怎办?孙刚也不好说什么了,有毛病、没毛病人家就是想修,又不是不给你钱,就把车留了下来,因为比较麻烦,定好三天后,来取车。

        晚上回家时,孙刚在厂子里看了一圈,又特别叮嘱看门的,要精神点,特别是那一辆新的宝马,他总觉得不踏实。都安排好后,才放心地回了家。

        一夜无话,到了第二天早上,孙刚早早地就来到修车厂。刚进厂子大门,就被眼前所发生的事情,惊呆了。看门的工人被打晕在地上,头上的血流了不少,那辆宝马车不见了。他慌忙跑过去,扶起那个工人,一看还有呼吸,就忙叫了救护车,随后,报了警。

        没多时,警车和救护车先后而至,先把那个看门的工人送医院抢救,警察马上察看现场。罪犯是有经验的老手,现场除了看门的工人头上流出的血迹外,没有发现任何有用的线索。孙刚的脑袋直犯晕,这辆新的宝马车,少说也得一百五六十万,就是把自己的全部家当都加上,也买不来半个车呀!如果三天之后,警察破不了案,他可怎么向车主交待啊?

        一天很快就过去了,孙刚整天都守在医院里,盼望看门的工人早点醒过来,因为现场没有线索,只能等他醒过来,给警察提供一些有用的东西,好早些破案。医生说:“他没有生命危险,醒过来,只是早晚的问题。”下午六点多左右,他终于醒了,警察和孙刚忙询问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看门的工人说:“在半夜12点多的时候,我听见院里好像有什么动静,就出去看看。刚出门,脑袋后面就被什么打了一下,随后,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    真是希望多大,失望就多大,还是一点线索也没有。医生说,从看门工人的脑袋上的痕迹看,是叫棍、棒之类的东西打晕的,可现场上找了个遍,也没有找到打人的凶器,很显然,凶手在作案后,把凶器拿走了。而大门没有被破坏的痕迹,是用钥匙打开的。厂子里四个角落里的摄像头,均被打碎。可以肯定地说:“凶手要不是厂子里的人,也是对厂子非常熟悉的人。”所以警察把重点放在了厂里的工人和经常出入厂子的人,一个一个地排查。结果一无所获,修车厂所有的工人和经常出入厂子的人都有不在场的证据,包括小明和兰雨。案子陷入了僵局。

       三天时间一转眼就过去了,这三天对于孙刚和小红来说,真是度日如年。特别是孙刚,一下子老了许多。吴明和兰雨天天陪着他们,不断地安慰和诅咒那个该死的偷车贼。吴明去找了王五,向他讲了这个突发的情况,让他宽限几天。可王五说:“吴明,虽然咱俩是好朋友,可哥兄弟,明算账。我把车放在你的朋友那里修,他就得给我保管好。即然丢了,他包赔我的车,这是天经地议的,也是理所当然的,没的商量。吴明苦苦地哀求王五,好话说了一箩筐,也是于事无补,一点情面也没有,气得吴明抓住他的衣服,把他好顿打,为这事,吴明差一点没让派出所给拘留了。

       孙刚一跺脚,牙一咬,狠狠地说了声:“好吧!”就和小红商量,变卖修车厂和家里所有的能卖的东西,来偿还那辆宝马车。小红不想让丈夫太为难,当既表示同意,并拿出所有的金银首饰。就这样,小刚在修车厂的门口贴了张告示,写到:“因有急事,低价出售。”并通过吴明从中调解,和王五达成协议:“十天后,包赔他一百万。”

       可在这十天里,事情很不顺利,孙刚变卖了家中所有的东西,又从一些好朋友手里借了些,才勉强凑了50万,而修车厂根本就没卖出去。孙刚和小红满嘴都是火泡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兰雨急得直冲吴明喊,让他快给想想办法啊!

       到了第十天,吴明带着孙刚直接来到王五的家里,吴明直接了当地说:“我的哥们暂时借不到这么多钱。这里有50万,把那修车厂也给你,一年后,在给你20万。你要是同意,我们就成交。一年后,我哥们要是不给那20万,我替他给你。你要是不同意,我哥们认被判刑了,到时候,你一分钱也得不到,你自己看着办吧!”

       王五一见吴明耍了无赖,他还真没有则了,就勉强同意了这个要求,让孙刚把修车厂给他过了户,并写下了20万的欠据,才算把这关给过去了,孙刚和小红对吴明表示深深的感谢,要是没有他在其中周旋,孙刚还真就过不去这个难关了。兰雨看着孙刚和小红心疼地问:“什么都没有了,你俩今后打算怎么办?”孙刚打了个“嗨”声说:“我和小红打算去深圳,一年后,无论如何也得把钱给还上,不能叫吴明和你在里面为难。”

      兰雨的眼泪“唰”的流了下来,哭着说:“要是我和小明不来,你们也到不了这个地步,都是我们把你们家给害了。”小红拉着她的手说:“这些都是我们命里该摊上的,不能全怪你们。”孙刚也说:“是啊!这都是命。只希望我和小红不在的时候,你们能好好地过日子,别总是吵吵闹闹的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四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祸不单行

       孙刚和小红到深圳以后,租了间简陋的地下室,开始为还债而劳碌。白天,孙刚在劳务市场蹲守,晚上到工厂加夜班,天天熬到半夜一两点钟;小红每天连续做十几家的钟点工,他们俩虽是一家人,可很少见着面,他回来,她早走了;她回来,他早上班去了。只能用一张纸条互相地关心一下,就这样,在一年后,他们终于可以还清债务了。20万汇到了王五的账号上。

       孙刚和小红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,他们商量好了,再拼搏一年,积攒下第一桶金,就在深圳做个小买卖,重新创业,从零开始。孙刚看着小红日益消瘦的面容心疼地说:“老婆,你和我受苦了。”小红淡淡地一笑,回答:“你这是说的什么话,人都得有三起三落的时候,只要我们夫妻同心同德,没有过不去的坎。你是真正的男子汉,我相信:再大的困难,也打不倒你的。”

      他们又为酬备第一桶金,而缩衣紧食。一个月过去了,这天,小红正在一对老夫妻家做钟点工,突然接到和孙刚经常在一起的朋友打来的电话,说:“孙刚不知为什么让几个警察给抓走了?”小红忙扔下手中的活,往家里跑。

     原来, 今天下午小刚正在干活,突然来了两辆警车,从上面走下来几个警察,问道:“谁叫孙刚?”孙刚不知发生了什么事?忙回答:“我是!你们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只听其中的一个警察说:“你涉嫌杀人,被捕了!”说着,把一张逮捕令一扬,就把一副手扣戴在孙刚的手腕上。“杀人!这怎么可能?”小红怎么也不相信自己的耳朵。跑到公安局去问: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   公安局的警察告诉她:“北京公安局发来协助信,说是一个叫孙刚的人,杀了一个小姐,作案后跑到深圳,叫他们帮忙协助抓捕。”小红歇嘶底里地喊道:“一定是弄错了,我成天和他在一起,他怎么能跑到北京去杀人呢?”没有人能回答他,这是为什么?

       小红不知道是怎么从公安局走出来的?在她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:“我的丈夫不会杀人,一定是他们弄错了,对,一定是他们弄错了!自己一定要想办法救丈夫出来......”在大马路上,一辆辆车从她的身边,擦肩而过。而她根本没有躲闪的意识.....

       小红出了车祸,被送进了医院,生死未卜。在抢救室的外面,有一个女人焦急地走来走去,她的嘴里不住地说:“小红,你可不能有事啊!是我对不起你们,我来晚了。”她是兰雨,那么兰雨为什么来深圳呢?

       原来,在孙刚和小红来深圳时,兰雨病倒了,她一直在自责,认为是她害了孙刚。在孙刚多次帮她的时候,她才看到:孙刚是多好的一个人啊!以前对孙刚的爱渐渐地恢服了。但现在的这种爱,只能是朋友之间的爱。她心里想:“小红是那么的善良,对自己一家是那么的好,自己不能去伤害她。”只能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说:“失去的,就算永远地失去了,再也找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 在兰雨生病的这些天,吴明总不回家,也不知道他在忙什么?兰雨对他已经失望到了极点,终日里以泪洗面。一天晚上,吴明喝得醉薰薰的,从外面回来,对兰雨说:“兰雨,你不总说我没能耐吗?现在我就做些有能耐的事,叫你看看。我把车卖了。”兰雨一听,忽地一声坐了起来,问道:“什么,你把车给卖了?那可是小刚留给我们的。”吴明打着酒嗝,瞪着通红的眼睛,说:“我知道,那是你的小情人买的,所以我才要卖了它。你的小情人完蛋了,他变成了穷光蛋,不!应该说,是负债累累的穷光蛋!”兰雨气得大骂:“你是个畜生!是个没有人性的畜生。”吴明听完,哈哈大笑,说:“对,我是个畜生!那你是什么?你成天和畜生在一起,你是什么。”说完,躺到床上,像死猪一样,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 第二天,在吴明出门后,兰雨强挺着起来,跟在他的后面。她发现:吴明真的把车给卖了,和王五鬼混在一起,吃、喝、嫖、赌什么都干,两人还总在一起,嘀嘀咕咕的,不知道,嘀咕什么?兰雨连想到:“孙刚修车厂出的事,到现在警察也没有破案,是不是吴明丧尽天良,做出什么对不起孙刚的事情来?”兰雨暗暗下决心,一定要察个水落石出,给孙刚一个交待。

         从那以后,兰雨把孩子送回了老家,她则天天跟着吴明,观察他的一举一动。兰雨发现:“吴明竟然到修车厂当了老板,好像这个厂子原本就是他的一样。而王五却好像是个局外人,什么事都听吴明的!”这让兰雨的心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五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真相大白

        兰雨通过整整十个月的时间对吴明的跟踪,她发现吴明有重大问题,只是他和王五之间说话、办事都非常的小心谨慎,一时很难找到证据。她就改变了策略,一改常态地对吴明温柔、体贴起来,让吴明放下了对她的戒心,终于在一次,吴明喝醉时,从他的嘴里探知了真相:刚开始孙刚收留他们时,吴明就怀疑小刚对兰雨没有死心,借收留他们为由,来讨好兰雨,好和她重温旧情。但那时,他确实走投无路,就主动同意留下来。在修车厂里,孙刚百般地照顾他,不让他累着。他不但不感激,反倒认为是兰雨用身体换的,就经常和兰雨大吵大闹。在孙刚把他们从修车厂撵出来后,他就总在后面跟着兰雨。那次,兰雨和孙刚在饭店里单独约会的一幕,都被他看在眼里。特别是孙刚拿出一沓钱放到兰雨的面前时,他就更恨得咬牙恨齿,发誓:一定要把孙刚整垮。

         吴明在赌博时,认识了王五。吴明知道他是个偷车贼,而且偷车的手法很高,就百般地拉拢他。在几次吃吃喝喝以后,两人终于成了朋友。吴明让王五在外地偷了一辆新出厂的宝马车,到孙刚的修车厂去修,然后,再把它给偷出来。吴明原先在修车厂干活的时候,偷偷配了一把大铁门的钥匙,打算在手头紧的时候,进去偷些东西,拿出来卖些钱花,这回有了用场。吴明知道,孙刚在丢了车后,一定报警,警察很快就会察到他。就把钥匙给了王五,让他再找一个靠得住的朋友,一起把车偷出来。事成后,他们三个人平分。当天晚上,王五就找了一个狐朋狗友叫李四,两人拿着吴明给他们的大门钥匙,打晕了看门的工人,把车偷了出来。按照吴明的吩咐,在从厂子里出来时,打碎了厂里四周的摄像头。他们连夜把车开到外地,进行处理。

        就这样,王五和李四每人得了25万,修车厂归了吴明。兰雨得知真相后,气得要死。但要她亲手把吴明送到监狱,她还有些下不去手,而让她继续和这个衣冠禽兽生活在一起,那也是不可能的。就收拾好自己的东西,连夜离开了。她想到:孙刚夫妻还在为那欠下的20万而受苦,就想早些找到孙刚把真相告诉他,不让孙刚再把那20万打水漂了,至于孙刚怎么对待吴明,那就要看孙刚的了。所以兰雨跑到了深圳。

       可偌大个深圳,人海茫茫,到哪里去找孙刚呢?兰雨并不死心,先是找份工作,安顿下来,慢慢地寻找孙刚。今天在街上,偶然遇到小红出车祸的情景,就急忙把小红送到医院。兰雨在急诊室的外面,不停地搓搓脚,她跟本就不知道,出了什么事?但敢肯定一定是出事了,而且这个事情还不小,要不然小红不能像个傻子似的,跑到高速路上去。小红进医院都好几个小时了,怎么不见孙刚来呢?突然间,在她的脑海里闪出一个念头:“是不是孙刚出了什么事?对,肯定是孙刚出事了。只有孙刚才能把刚强的小红打倒。”一想到孙刚,兰雨的心像刀割一样疼。

        都过去了一天一夜了,小红还没有醒过来,医生说:“只要她能醒过来,就没有生命危险了,只是她醒过来的希望不太大。”

       兰雨抓住医生的胳膊追问:“什么叫醒来的希望不太大?”

      医生解释:“因为她被车撞到了头部,导致颅腔严重受损,她可能永远也醒不过来了,也就是说,她成了一个植物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 兰雨又听孙刚的朋友说:“因为孙刚被警察抓走了,所以才使小红精神反常的。”她跪在医院里哭得像个泪人似的,“啪、啪”地打着自己的耳光,原来孙刚是多么幸福的一家人啊!可现在竟到了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    兰雨跑到公安局,才知道:“在北京有个小姐被杀死在家里,据小姐的家人讲,她是被一个叫“孙刚”的人杀的。“孙刚”原是个修车厂的老板,和小姐结识后,成了一对情人,十多天前,两人不知道为什么在小姐的家中吵了起来,后来,“孙刚”杀死了小姐,作案后,跑到深圳。只不过她的家人从来都没见过“孙刚”,只知道他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    兰雨忙向警察解释说:“孙刚根本就不是凶手,因为孙刚来深圳已经一年了,根本不可能跑回北京去杀人。这一定是被人陷害的,我能不能见见孙刚?”

       警察摇了摇头,说:“现在,他是重要的嫌疑人,不能见。具体是不是被人陷害的,还得到北京再说。北京公安局让我们协助抓一个叫孙刚的嫌疑人,我们只查到他这一个叫孙刚的人。”兰雨没办法,只好安排人照顾小红,自己返回了北京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六           柳暗花明

       兰雨在回北京的一路上,想到:“能陷害孙刚的只有一个人,那就是吴明。这次,自己无论如何不能再心软了,一定要把他送进监狱,还孙刚和小红一个公道。”她下了火车,直奔公安局,揭发了吴明和王五等人,偷车分赃的事实,又说,这次杀人的凶手一定是吴明,是他陷害孙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警察对她说的情况非常的重视,对她说:“通过这一年来,我们对修车厂丢的宝马车一案的调查,也确定了是他们的内部人所为,而且吴明的嫌疑最大。只是当时,他有不在场的证据,所以,我们破案才走进了死胡同。今天你一说,是吴明谋划的,指使王五等人作的案,完全符和事实。但这缺乏证据,必需找到王五偷车的证据,才能将他们绳之以法。具体,孙刚是不是小姐的情人,只能找到见着过小姐情人的目击证人,才能下结论。没有证据,这一切都是猜测。”

       为了救孙刚,兰雨在网上发布了一条消息:寻找一年前修车厂丢车一案的目击证人。并详细地说明了:孙刚一家是非常好的人,三翻五次地在自己一家走投无路时,帮助自己。而自己丈夫,也就是吴明恩将仇报,和别人一起陷害孙刚的事情,以及孙刚、吴明与自己以前的关系和孙刚一家现在的惨状,一五一十地写在上面。

      没用上多长的时间,孙刚一家的事情传遍了各地。人们都奔走相告,想帮一帮这一对好心的夫妻。并对吴明,这个恩将仇报、禽兽不如的东西,恨到了骨髓。

       警方也下了大量的警力,对被杀的小姐生前的人际关系,一个一个地进行走访,调查所有接触过小姐的人和事。时间在一天一天地过去了,不仅兰雨在等待着,所有人都在等待着。他们盼望着好人一生平安!坏人受到应有的惩罚。

       再说吴明在那一天酒醒之后,发现兰雨不见了。起初,他以为兰雨出去买东西了,或是上朋友家了,根本就没有在意。等他起床后,发现:是凡属于兰雨的东西都不见了,这才毛了手脚。给她所有的朋友都打了电话,得到的回答,都是没来。他才认识到:“一定是自己酒后无德,说了不该说的话。”他恼怒他自己,都是酒惹的祸。

       在兰雨走了四五天以后,吴明才想到:“她可能从自己嘴里,听出了什么,去深圳找孙刚了。”他更恨孙刚了,恨得直咬牙!发誓:如果不治孙刚于死地,他就不算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   吴明挨不过寂寞,他就经常出入各个风流场所,没几天就和那个死了的小姐混个滚瓜烂熟,并且成了情人。他为报复孙刚,就对小姐说:“自己叫孙刚,原来是修车厂的老板,”并且伪造了一张孙刚的身份证,拿给小姐看。接着说:“由于自己不愿意干了,就兑给了别人。自己有的是钱,只要你好好地跟着我,我不会亏待你的。”小姐信以为真,就对她的家人和朋友,炫耀说,她和一个修车厂的老板,在搞对象。很快,那个老板就会娶她。而吴明心中有鬼,故意躲着所有的人,所以小姐的朋友和家人只知道他的名字,不认识他这个人。

       在半个月前,小姐突然知道了孙刚是假的,就在家里和他发生了争吵。吴明错手打死了她,仓惶逃跑。他没地方可去,也去了深圳。

       藏在深圳的吴明和北京的王五都看到了网上的消息,都惊慌失措。忙互相打电话,商量对策。吴明在电话里骂兰雨:“这个骚娘们疯了,她竟然为了孙刚,这样对待我。真是不要脸,我一定要好好教训、教训她。”

       王五也说:“让她这样胡闹下去,我们非毁在她的手里不可。”吴明有人命在身,不敢回北京,就让王五想办法,除掉兰雨。

      王五探听到兰雨在北京的住处,就在一个深夜,手拿着尖刀,偷偷地进了她的家里。此时,兰雨用被子蒙着头,正在睡觉,她做梦也没有想到:噩运会降临在自己的身上。王五看准了兰雨的前胸,连扎了四刀,刚要掀开被子,看看兰雨死了没有。这时,灯亮了。几个警察出现在屋里,后面还有兰雨。床上的兰雨是假的。

     原来,警方早就想到,吴明他们会狗急跳墙,就设下这个套,让他们这些丧心病狂的东西往里钻。王五被捕了,可他是监狱的常客,无论警察用什么办法,他一个字也不说。他的心里有个信念,那就是:坦白从宽,牢底坐穿。抗拒从严,回家过年。

      正在警察对他无计可施的时候,昆明公安局发来传真:他们抓住了一个强奸犯,叫李四。他供出:在一年前,他和一个叫王五的人,在北京的一家修车厂里,打晕了看门人,盗出了一辆宝马轿车。后来,他们把车卖到了一个叫“小凤城”的偏远山区。

       北京的警察听到这个消息,高兴坏了,连夜派人去昆明取证。原来,那次偷车,李四分得了25万以后,非常的害怕。就跑去了昆明,避避风头。可他是个好色之徒,看上了一个18岁的小姑娘。用钱勾引人家多次,都被小姑娘给骂了出来,最后,他在一个晚上,趁小姑娘下夜班时,把小姑娘给强奸了。在警察抓住他以后,不仅对强奸的事供认不讳,还供出了一年前所作的案。

       在警察去昆明取证的同时,那个被杀死的小姐的家人来到公安局,拿出一封信,说:“这是在收拾她的东西时,发现的。”办案的警察打开信,只见里面有一个男人的照片。信上说,这个男人是她的情人,叫孙刚。是个非常有钱的大款,他们很快就要结婚了。

      办案的警察一看照片上的人,确实不是现在抓住的孙刚。但这个人是谁呢?他们找来兰雨,兰雨不用细看,就告诉他们:“这个人就是吴明。”证据终于有了,警方连夜下了通辑令,通辑盗窃、杀人犯吴明。十多天后,吴明落入法网。

       孙刚获得自由后,守在小红的病床前,声泪俱下,他的哭声惊动了医院里的所有病人和医务人员,大家被他的情绪所感染,也都陪着他落泪。兰雨再也受不了这种折磨,跑到医院的外面,大放悲声。整个医院被一片哭声笼着着,这时,进来几个记者,和一个风度翩翩的老者。

       老者自我介绍说:“我是个华桥,刚从国外回来,打算为国家作点贡献。准备在国内注册一家公司,和国外的公司进行连锁。我正在国内物色一个总经理,全权管理国内的业务。我现在郑重地聘请孙刚同志,做这个总经理。”

      孙刚连连地摆手,说什么也不同意。他说:“我没有当这个总经理的能力,对公司的事一窍不通,还请您找个能胜任的人吧!”

       只听老者说:“一个人的能力和经验都能培养,唯独人品是培养不出来的。只有一个好人品的人管理公司,我才能真正地放心。”老者的话刚说完,医院里就响起一片经久不息的掌声。记者们纷纷采访老者和小刚,他们在报纸的头条,向社会呼吁:“不能让好人,没有好报!”

      孙刚当上了总经理,兰雨在家里精心地服伺着小红。半年后,孙刚正在上班,突然接到兰雨的电话,是个天大的好消息:小红醒了。

      孙刚忙不迭地往回跑,推开门,只见小红完全醒了,她好像睡了很长时间的觉,还做了许多稀奇古怪的梦。孙刚看了半天,也不见兰雨的身影,只见在兰雨卧室的床上有一封信:“小刚,小红醒了,我也该走了。虽然在这半年来,你对我就像对待自己的妹妹一样,但我也感到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,有了这一段美好的回忆,我死而无憾!今天,我当着小红的面,真心地向你说一句,我爱你!我是个苦命的人,小红才是幸福的女人,也只有她才配拥有这份幸福!衷心地祝福你们。只是你们感受幸福的时候,别忘了,还有个苦命女人的存在.....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......      兰雨泪下......

     孙刚和小红都哭了.......

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